该隐

个人微博:http://weibo.com/526147798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浮生杂记之五》——俊友及番外文评兼推介《黑暗中盛放的情欲之花》

非故:

预售期间:6.28开始预售至7.31

预售链接

 

手机淘宝的朋友请使用评论区1层的淘口令

 



 

黑暗中盛放的情欲之花

 

                                   ——致 @该隐 的《俊友》正篇及番外

 

写这篇评的过程真是一波三折,我的心路历程堪比一场异常激烈的遭遇战。因为不想承认的是之前对于俊友的印象一直保留在正文里侯爵近乎爱而不得的痴缠上,那种程度的痴情在我看来该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好。但是我忘记了该隐所设定的那个时代,当然,我也忘记了该隐一定有自己看待世界的方法和哲学。所以《俊友》系列如果剥去它香艳的足以迷惑众生的皮囊,实际是一则交织着情与欲,涂抹了红与黑的哥特式暗黑童话。

 

尽管作者本人坚称《俊友》这个故事背景纯属架空,但他的描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中世纪或者十八世纪的欧洲。奢靡的贵族生活,风度翩翩的年轻男爵和侯爵,盛产俊男靓女的上流人士,灯红酒绿的欢场,纸醉金迷的生活,精致的甜点,柔软的绸缎,浓墨重彩的勾勒出一个与我们所熟知的现实完全不同的童话世界。

 

当然,我相信你很清楚,我在这里所说的“童话”并非那些专门供给儿童观看的文学体裁。《俊友》系列里没有毛茸茸的小兔子,憨态可掬的小猪或者可爱的猫猫狗狗。俊友里有梦魇中的怪兽,有地狱里的恶犬,有伊甸园引诱偷食禁果的狡蛇,有藏在黑夜的幕布伺机吸血的蝙蝠还有贪婪到可以吞噬一切的饕餮。俊友里有诡计,有权术,有欺骗有利用有赤裸裸不加修饰的欲望和人性,还有隐藏在所有这些下面的——

 

晦涩的爱情。

 

【千疮百孔的不光他们岌岌可危的友谊,情与色并轨造就的饥荒里他们都只是饿殍无异的行尸走肉,徒劳的想借由欲望填充来激活那足以支撑情动的血骨,太过漫长的年岁里他们由性及爱或是因爱而性中三缄其口,总不能妥协于简单相爱。】——引自《俊友》番外《私夜》

 

《私夜》,《俊友》番外的第一篇,一个发生于他们友谊“变质”之前的故事。在那个荒谬的肉欲盛宴中,拨开那些该隐极度擅长的,让人血脉偾张的赤裸感官,是他们的命运变轨的前奏。谁说那一刻淫乱表象下紧挨着的只是他们的生殖器官,又何尝没有他们的心脏,在一桩贵族式的风流韵事下头悸动的真情。

 

所以为什么不能就那么简单相爱?

 

在人生苦短的岁月里和一个动了真心的人简简单单的白头到老。

 

是因为骄傲?尊严?世俗的束缚?是幼年时的阴影还是成年后的磨砺…

 

抑或是,因为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能好好的守住这份来之不易的深情。所以在一次又一次的互相倾轧与伤害中去证明那胜似爱情的撕心裂肺和轰轰烈烈,所以在一次又一次仿佛末日的抵死缠绵中去诠释那不输岁月的刻骨仇恨和铭心深情。只为了——

 

在那比什么都残忍凉薄的似水流年中,不敢忘却爱你的事实。

 

在俊友系列中。

 

他和他的爱情就像是一个印在心口的刺青,用刻骨铭心的剧痛,勾勒那一笔一划的永恒。

 

《俊友》番外中也不乏大家喜闻乐见的恶趣味。

 

【不多会儿,门被敲响了。几个女仆抱着一堆衣物走来进来,领头的女官对他们行礼,告知他们抽中的节目是扮演一对舞会上偷情的男女。所有人都会化妆,完美掩盖自己的真面目,扮演好自己的挑中的角色,一旦被揭穿将会受到娱乐性的惩罚。女官微笑着问他们是否已经决定谁来穿上女装,埃尔隆德摸摸鼻子看了瑟兰督伊一眼,紧接着一众女仆也直勾勾的望向他。瑟兰督伊扶额一阵眼黑,当然他认为出来寻开心就不必拘束扫兴,可为何他必须是被这房间里该死的五双眼睛默认为该浓妆艳抹成女人的家伙。女官忍着笑善意的提醒准备时间所剩不多了,瑟兰督伊抬起前臂对她们做了邀请的手势,认命的被女孩们跃跃欲试的纤纤玉手熟练开始改头换面。埃尔隆德也没闲着,他也需要化妆。隔着屏风,不时听到瑟兰督伊因束腰酷刑发出嘶哑的抽气声。本来也没什么值得意淫的成分,可姑娘们转眼簇拥着一位高挑冷面的贵妇出现时,埃尔隆德差点咬了舌头,喉结上下滚了几趟也没有停歇的意思。】

——引自《俊友》番外《红妆》

 

《红妆》显而易见是个变装故事。在这个番外中他和他要去参加一场舞会,碰巧抽中了一个“偷情”主题的晚宴任务。这意味着他和他其中一个需要变装成为女人。那之后照例是一场香艳的性事和一个颇为有趣的小插曲,宝宝们就请在本子出来之后多多捧场了。

 

《俊友》番外中将诺森伯兰侯爵的感情渲染的最具爆发力和张力的私以为是这段——

 

【“加利安,你拦不住我的,我要他!今晚!非要不可!”埃尔隆德的脸色十分吓人,沉重的嗓音里抑制不住快要爆发的激狂,握紧的拳头青筋暴凸。

埃尔隆德擒住加利安的双肩,用力得几可捏碎筋肉下的骨骼:

“如果有什么能阻止我得到他,那便只有死亡”

加利安拧紧了眉头,深深闭上眼闪身推开瑟兰督伊房间的门。

不久,里间传出断续的哭求与喘气。加利安站在楼道间清冷月晕下的身影仿佛一个久潜屋宅的幽灵与蔓延出的巨大孤立感行成抽象的切割。夜还很长,埃尔隆德将自己束缚在瑟兰督伊的身体里,渴望他施与类同的索求。他割舍了友谊,穷尽性与爱来换取瑟兰督伊一个渺茫的颔首。

瑟兰督伊好比白兰地,是侵入埃尔隆德的烈性酒,令他一生都如波尔图酒百世绵醇,甜稠似煽情的梦里迷途徘徊。】

 

——引自《俊友》番外《婚变》。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词字略有删改。

 

在这篇番外里头详述了诺森伯兰侯爵如何处(毫)心(无)积(廉)虑(耻)的抢了曼图因伯爵的未婚妻。表面禽兽不如,实则不惜做任何事情,不惜违背伦理道德,不惜破釜沉舟不惜背水一战不惜付出一切,就为了自己所深爱着的友人不会被别人抢走,哪怕那个人,将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爱的那么绝望,爱的那么卑微。又爱的那么嚣张,爱的那么自私。

 

他说——

 

【如果有什么能阻止我得到他,那便只有死亡。】

 

我震惊了。仿佛那一刻能够真真切切的看见那个从自己新婚之夜逃离的男人,他的罪恶,不过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人。

 

【加利安拧紧了眉头,深深闭上眼闪身推开瑟兰督伊房间的门。】

 

面对那一刻狰狞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或者每个人都会做出同加利安同样的选择,不是因为同情,亦非恐惧会妥协,而是因为了解。因为或许我们每个人心底有一片荒凉的沙漠,在那沙漠中高高耸立的尖碑上铭刻着我们所有人心知肚明却不想承认的真理——

 

爱注定会将人变成魔鬼,只有放下才能成佛。

 

但是放不下。放不下所以紧紧的握着,直到手心被割开了狰狞的裂口,直到热血流了满地,直到伤人伤己。

 

他知道的,对吧?

 

但是依旧,他放不下。因为他是人啊,不是神。

 

我一时又同情他,一时又羡慕他。一时觉得他可亲可爱,一时又觉得他实在可恶可憎。

 

是的,实际上我无法认同书中人物的这种行为。但文学作品就是这样,那些一个又一个字符所承载的故事,所描绘的人物,很多时候并非是读者所喜爱的,甚至是赤裸的,残忍的,黑暗的甚至丑恶的。但归根结底,作者创作的初衷,尤其是任何一个伟大作者创作的初衷,都不应该是为了取悦读者,而是为了传达自己的思想,记载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感受,看法,认知。

 

一个文学作品之所以可以触动人,感动人,打动人,让人共鸣让人惊叹甚至为之癫狂,无非是因为出色的作者可以将他的思维甚至整个灵魂透过笔尖,透过敲击的键盘灌输进那一个个本应无情的字符之中。

 

让我来告诉你,打动你的不是那一个又一个白纸上堆叠的黑字,打动你的,永远是笔者的灵魂。

 

所以作为一个读者,我认为我及我们应该做的,就是透过作者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尽管极有可能(那几乎是必然的)我们会得见以往不曾见过的丑恶,但谁又能说,我们不会因此触及那些不曾见过的美好。

 

读者与作者理当如此,人与人相处亦应如此。

 

透过对方的眼睛去见识更加广阔的天地,本该是交往的终极目的。如此说来好的读者与作者,该是世间神交的典范了。

 

我终于能说说《俊友》番外中我最喜欢的一篇《雪天》。

 

【埃尔隆德看到瑟兰督伊别过脸去,不难发现他的耳朵还是有点异样的红。

屋瓦连片将景色推远,平缓的草坡有溪流仍未封冻。

遥遥无期的前路不明后,他们终于走出那片落雪的森林。

留给埃尔隆德一个每逢想起瑟兰督伊的肌肤就温暖如春的回忆。】

 

在浓墨重彩的俊友系列故事里头,《雪天》无疑是屈指可数的几篇异类之一。就像吃惯了海参鱼翅大鱼大肉偶尔来一碗茶泡饭般的清爽。该隐笔下难得的温暖,青涩,克制的欲望和感情,在我眼中却是数不尽的缠绵情致,竟比那些赤裸裸的荤段子瞧的还要面红耳热。

 

在那个落雪的森林中,两个人,迷了路。欲要取暖,只得赤裸相拥。故此肌肤的赤裸和亲近暗生了情欲,情动之处的亲吻里头暗藏的那点情愫,却又像是厚雪下待要破土的春芽一般生机勃勃,蓄势待发。

 

我想,若是我,就叫他们从了这凉薄浮生难得的一点心动。只可惜我不是该隐,所以他们注定了在欲海中沉浮,跌跌撞撞寻觅爱的出路。

 

写到这里,这篇评也好推荐也好试阅引导也好已落入尾声。比起《俊友》的最后一篇番外,我更想用番外《旧事》中的最末两段收尾。

 

【雨夜在那燃情的分秒流逝里结束,升华为半生回忆的始端,林德年迈之时死于肺炎,他们在伯爵府陪伴侯爵度过了瑟兰督伊病逝后的好些个春天,他们终于在晨昏四季里能将彼此长留眼中,怀中与心中,衰老的身体不再需要刻意亲密,廊檐下微风为他们带来植物百味清沁,他们笑彼此华发如霜,侯爵日日在那纷花似樱的树下品味余温未消的茶汤,仿佛候着那花根深植的土下伯爵午梦醒转。

加利安丧命的数小时前仆人们按照吩咐在伯爵的书房忙活,桌台的信笺任时光磨旧,勾起他的思念,供职于伯爵府不足半年的斯蒂安妮曾说起,一向威严的管家在看到她将成叠的书信正要挪动开来,上前吩咐她停下,他苍老却稳健的手指抚摸着火漆印记或是书写华美的那些她根本看不懂的签字,温和的对她点点头,转身踏出缓慢又坚持的步子离开了房间,不多时,科利尔经过加利安房门外听到了巨响,医生赶到后便差人请来了神父,加利安只是想再看看林德的字迹,那一封幸免于火舌被视作爱物的书信,当它被拆阅得早就墨印模糊,医生对他的伤情遗憾低下头,加利安浅存的意念里没有了牵挂,混沌中,他想起林德还在承诺过的那个夜里等待他,这一次,他毫不犹豫,欣然赴约。】

 

明明是淡淡的词字,一字一字入眼,不知为何就叫人心酸。在恍惚和怅然间泪水却止步鼻端酸涩,甚至无力再攀上眼眶。而就在这时,一抹终于看着他们走过一生的笑意却酝酿唇畔,未及勾勒,又已化为唇畔一声叹息。

 

林德同加利安分别是他与他的管家,他们俩可以说见证了他与他的一生,见证了他们的欲望和爱情,终于在年华老去时可以淡然相偎。如此,便是最好的了。

 

【混沌中,他想起林德还在承诺过的那个夜里等待他,这一次,他毫不犹豫,欣然赴约。】

 

末句终于让一滴泪毫无意识的挣离了眼角,在微笑的弧度中,坠向似水流年。并非哀悼,亦非同情,而是终于看到了故事的结局,终于等到了繁华的谢幕。

 

故事已然完结。但那朵情欲之花的余味将久久缠绕梦中,在每一个与生活貌合神离的夜晚,挤压出身体和灵魂的最后一丝快感和痛觉。

 

--Fin

写在后面的话:同为作者深知完成作品并将其变成实体书籍的不易和伟大。希望喜欢《俊友》系列及《遥远》系列的各位多多支持。本人入了一套四本+额外《俊友》一本,毕竟...撸坏了一本还有一本很重要...(WHAT!)

评论

热度(26)

  1. 该隐该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原罪
  2. 该隐非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