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

个人微博:http://weibo.com/526147798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猫与精灵王 (给喵喵的生贺)

叼走铲屎官上供的生贺【舔爪】

非故:

瑟兰迪尔不知道这只猫是从哪里跑进来的。

密林中有各式各样的生物,除了自被黑暗侵染的南端逐渐向北扩散的邪恶生物,譬如在林间结网的巨大蜘蛛,密林的北段在林地精灵的守卫下保存了巨绿林时的大部分物种。从锋牙利爪的豹到成群的鹿,罐,机警的兔子灵巧的猴子以及各式各样的鸟类。但瑟兰迪尔之前的几千年里从来没在密林里见过猫。他上次见到这种生物是在林谷。当他的长袍拖曳过林谷在月光下沁着柔和光泽的白色石阶的时候,那个小东西正弓背自一处雕花的屋脊跃到另一处。它蹲在制高点看着他,眼睛映着流泻下来的月光就像某种发光的宝石。

据林谷的那位黑发领主的说法,那猫大概是他的养子带回来的。人类似乎颇为青睐这种姿态骄傲但会在适当时候展示柔顺一面的小东西。

而现在这种生物出现在了密林,出现在了他戒备森严的精灵王大殿,就在瑟兰迪尔刚才看到它的时候,它正蹲在石廊的扶栏上,姿态端正,目光炯炯,纯黑的毛皮沐浴着廊顶镶嵌的宝石散落下来的柔白光泽,于是在每一根毛峰津出润润的水泽。

瑟兰迪尔停下了从容的脚步,卡在他金色发鬓上的荆棘冠冕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投下尖锐的影。

猫的眼睛一如既往地亮,比上次更近的距离,瑟兰迪尔甚至能看清猫瞳里暗色狭长的瞳仁轻微收缩的动作,这让瑟兰迪尔觉得它不是在注视他,它在审视他。

黑猫蹲坐在那儿,昂首挺胸,甚至器宇不凡。瑟兰迪尔甚至恍然生出一种错觉,如果给它头上加顶额冠它甚至能跟他平起平坐了。瑟兰迪尔因自己脑中那电光火石却颇不着边际的想法微剔了下浓黑的眉峰。

“Mahn eh-nehth leen?” (辛达语: 你叫什么名字?)

低沉的嗓音优雅推开精灵王大殿被宝石柔光点亮的空气,就如同静湖上层层推开的水波。

瑟兰迪尔矜持的半侧头颅与那只猫对视,冰蓝的眼在半抬的眼睑下淡漠而直白,他的神态并没有跟以往巡礼兵列时有所不同。

“喵~”

那只猫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但苦于口不能言,它始终与他对视,只有那截黑丝绒似的尾巴不安分的在后头蜷曲着晃动。

“如果你归属于邪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里。”

言语内容仿佛威胁,但瑟兰迪尔的声音听起来仅仅像是在毫无起伏的陈述一个公认的事实。

猫在已经举步离开的瑟兰迪尔身后“喵”了一声,然后轻松跃下扶栏,它追逐着瑟兰迪尔拖曳过石面的深红袍摆,落爪悄然无声。

尽管如此,它的行迹显然没能瞒过这位林地精灵的王。瑟兰迪尔在步入寝宫之后回头看了看,那只猫跟刚才的姿势一模一样的蹲坐在门外看着他。瑟兰迪尔挑了挑眉,推上了厚重的巨门。

清晨瑟兰迪尔推开门的时候发现那只猫蜷在门边,身体缩成一团。听见门响就抬起头看他。

“喵~”

“早。”

一连几天。

瑟兰迪尔曾经怀疑它没吃东西,直到有天它看见那只猫蹲在他门口慢条斯理的舔着一副完整而干净的鱼骨。而那天,是长湖镇的人类送鱼过来的日子。

黑猫在瑟兰迪尔的注视下一丝不苟的舔着自己的前爪,梳理自己的胡须,而后正襟危坐与瑟兰迪尔对视仿佛它脚下的不是鱼骨而是雕着细致花纹的银质餐盘。

瑟兰迪尔略侧了侧身,林地国王高大的颀影让猫显得太过小巧。

“需要我的邀请吗?” 

“喵~”

然后猫举步施施然而入,姿态骄傲的就像凯旋的将军。

瑟兰迪尔醒来的时候发现猫蜷在他枕边,长长的金色发缕横在自己和猫之间,仿佛一道明确的领地界限。从石隙折进来的清晨的光铺在它身上,安静而温和。但显然瑟兰迪尔对清洁有太过苛刻的要求,于是有一瞬那双浓黑的眉在眉心蹙了起来,显出颇具威胁的笔直纹路。但猫睁开眼睛,那双灰瞳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它用舌头舔了下鼻尖,粉嫩的鼻尖上涂了湿漉漉的水泽,瑟兰迪尔探出根手指在堪堪触碰它鼻尖之际那猫却抬爪抵住了他的指腹。

爪心的肉垫柔软粉嫩弹性十足,瑟兰迪尔忍不住两指轻捏了捏。

猫又舔了舔鼻尖,瑟兰迪尔探手轻挠着猫的下巴,猫闭上眼,仿佛又睡着了。

这只猫在精灵王大殿逗留了颇久的一段时间,但它不是时常都在,有时它会消失几天,然后在瑟兰迪尔清晨推开巨门的时候出现在门口。瑟兰迪尔有时会给它准备新鲜的鱼肉,有时是牛肉和禽类的肉,它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他们维持着这种相敬如宾的情谊,不远又不近。瑟兰迪尔有几分理解了次生子对于猫的热爱,这种生物显然知道如何保持恰当的距离。

猫的消失和它的到来一样突然。头两三天瑟兰迪尔以为它只是照例去游猎了,但之后瑟兰迪尔明白,它应该是离开了。瑟兰迪尔对此一点也不惊讶,因为那只猫显然拥有独立卓然的意志。瑟兰迪尔也并不担心,在不长不短的共处时光里他在对方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邪恶气息。

又过了一段时间,密林的前哨突然报告了林谷领主前来拜会的消息。这位不远不近的友人并不常来,希望他此次亲至,带来的不是邪恶重新崛起的消息。

“我此番前来,是为了一只猫。”

在数杯多卫宁落肚后,灰眸的林谷主人带着一如既往审慎和温和开口。

瑟兰迪尔持着杯的手不着痕迹的顿了顿,微偏俊首挑了墨眉自那双经年覆着薄冰的蓝眼里,透出些许直截了当的探寻意味。

--FIN







@该隐 小鱼干要省着吃因为巴德不是天天来,七辻屋的馒头可以多吃因为补货容易。迟到的生日快乐,跨越银河系的喵喵◥(ฅº₩ºฅ)◤

评论

热度(52)

  1. 春江花月夜非故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设定好棒!大大的文字读着也很舒服!
  2. 该隐非故 转载了此文字
    叼走铲屎官上供的生贺【舔爪】